开元酒店退市,是急流勇退还是凤凰涅槃——专访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

币游国际官方

2021-06-23

原标题:开元酒店退市,是急流勇退还是凤凰涅槃——杭商传媒专访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5月24日,浙江开元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结束了在港交所的历程。

随着与港股的“告别”,开元酒店将开启一段新的征途。 开元旅业集团创始人陈妙林表示,为了这次私有化实现预期效果,开元酒店前后谋划洽谈了一年多,最终敲定知名机构红杉中国与鸥翎资本组成的财团。 一时间,“开元酒店退市,未来将走向何方”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。

接下来开元酒店会有哪些变与不变?此次退市对于开元旅业集团而言有何影响?陈妙林表示,开元酒店引入了新的资本和智本,是近几年他做的很满意的一件事。

对于开元旅业集团的未来,他总结说,“跑马拉松有终点,做企业没有终点。 ”谈开元酒店退市问:在开元旅业集团,开元酒店扮演着怎样的角色?陈妙林:开元旅业集团以酒店为主业。 在酒店之外还有房地产、商业物业、文旅、森泊乐园等版块。

酒店又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酒店资产,目前开元旅业自持和绝对控股酒店有28家、资产约120亿,占集团总资产比重达75%,这批重资产的控股权一直在开元旅业,既不在此前上市公司体系中,也不在重组的开元酒店资产包内。

另一部分是酒店管理,是输出开元品牌服务的轻资产载体,主要经营业务是为开元旅业自持酒店、第三方委托管理酒店提供管理服务,目前管理的酒店有300多家。

这次香港退市的是酒店管理版块。

问:开元酒店上市短短两年,为什么会选择退市?陈妙林:开元酒店上市的目的,主要是向社会融资,推进开元酒店管理版块快速发展。 从数据上看,去年疫情发生以来,国内的酒店管理公司都处在亏损状态,在境内、境外上市的公司都没有盈利,开元酒店成绩是最好的,做到了2600多万盈利。

当然,这离我们的目标很远,我们的计划是年利润3亿。 另外,去年开元新开业的酒店有140多家,今年计划新开150家以上。

开元酒店在香港上市以后,表现比较稳定,虽然受到了疫情影响,但近两年股价没有大涨也没有大跌,说明市场对我们是看好的。

开元酒店在发展,但还是不能满足市场对我们的要求,不能满足开元对自己的要求。 在中国,开元在高星级酒店领域做到了第一位。 但是,在经济型酒店、中端商务酒店领域发展还不够。 这个问题早几年我们已经发现,一直在谋求改变。

要快速发展,势必要“伤筋动骨”。

进行重大重组,涉及到高级管理层的变化,思想的变化,理念的变化,所以才有了退市举措。 如果不退市,上市企业是无法进行重大重组的。 问:开元酒店退市,往哪里“退”?陈妙林:退市前,在开元酒店股权结构中,开元旅业及高管持股比例为56%;退市后,这一比例将稀释到33%。 鸥翎资本一直是开元的投资人,现在很荣幸又吸引了新的股东红杉资本。 目前,红杉中国将占股28%、鸥翎资本占股16%。 另外,还引进了带着资本到开元的郑南雁,他将担任开元酒店董事长兼总裁。

开元酒店退市后,金文杰将担任开元旅业第一副总裁,全面负责开元旅业集团的财务、投融资和推进各板块的上市工作。

新一届董事会由7人组成,开元占有三席,红杉资本、鸥翎资本共占三席,携程占一席。 下一步,郑南雁会领头召开新一届董事会,提出新一届董事会目标。

谈开元旅业集团发展问:开元酒店退市,对于开元旅业集团来说意义何在,是不是一次凤凰涅槃?陈妙林:我相信,对开元酒店管理公司来说,肯定是一次凤凰涅槃。 原本我们计划三年做成500家酒店,五年做成1000家酒店。

据说,郑南雁对这个数字是不满意的,他要求更快的发展。

当然,新的董事会还没有召开,郑南雁还没有拿出完整五年目标或者三年目标。 开元酒店退市,对于整个集团而言,影响不是太大,并没有动摇根基。 正如之前介绍的,开元旅业有很多版块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正在培育另一个轻资产公司——开元商业管理,今年已经启动上市计划。

在商业管理方面,开元拥有6个自持商业,还有10多个委托管理的商业项目,已经运营了10多年。

商业轻资产管理今后会进一步发展,成为开元旅业很重要的一部分。 问:今年开元旅业会有什么创新点?陈妙林:今年的创新点是向新农村建设进军。 国家对农村脱贫非常重视,脱贫以后,农民的生活引发了大家关注。

开元想以此为切入点在农村引入度假酒店。 现在正与萧山河上镇东山村对接,希望做成项目试点。

我们会和政府共同出资,建设开元新农村项目,打造新品牌。

度假酒店市场层次非常丰富,需要满足不同游客需求。 小孩子会选择森泊乐园。

当孩子长大了,可能希望体验农村生活。

这方面我们还没有尝试,正计划去做。 项目名字还没想好,但会和新农村关系。 问:您是开元旅业的第一大股东,占股%。

未来,您会在开元旅业担任怎样的角色?陈妙林:我是第一大股东,以前是现在也是。

我很矛盾,一直做大股东,是不是一件好事?一个人的思想到了50岁会慢慢退化,我不断增加新的知识,保持体力,努力学习,让思想不落伍,但许多东西是改变不了的。

这是自然规律,不会发生逆转。

因此我要慢慢退出。

开元虽然是民营企业,我从来没有一天认为这些资产是我的。

这些资产最后都是社会的。 记在谁的名下,谁要负责把它做好,这是一种责任。 开元旅业目前经济效益很好,去年实现净利润约6个亿,当前总资产已达到160亿,整体负债率约64%,今年红杉资本稀释后,负债率会降到55%左右。 我们最近做了一个三年滚动计划,按照现在已经拿到的项目,三年会有17到18亿的税后利润。 并不是像外面传说的,开元旅业受到疫情影响,把控股权卖掉了。

开元旅业将会越来越健康,做得越来越好。 开元旅业业务组成复杂,没有办法打包上市,我的股权很难退出。

当然,如果有更好、更年轻的团队加盟开元,我保留40%的股份,做到相对控股,那是最理想的状态。

目前还没有这么大的资本加盟开元,所以,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,我要继续努力完成应该尽的责任。

我经常说讲,跑马拉松有终点,做企业永远没有终点。

做企业最怕停下来,开元旅业的目标就是要持续滚动发展。

(马晓才、李洁)(责编:郭扬、康梦琦)。